1. <kbd date-time='9o4tp2c'><em dropzone='gikrv5'></em></kbd>
          <bdo lang='tnt16czi'></bdo>
            1. <ii date-time='xobp9bht'></ii>
              首頁 理論教育 文化品牌與地區競争力_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建設之路

              時間:2020-04-25 理論教育

              文化品牌與地區競争力_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建設之路_文化産業研究:文化軟實力與産業競争力(第3輯)

              文化品牌與地區競争力——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建設之路

              李 炎 王 佳

              摘 要 全球化與文化經濟一體化使地方文化品牌的價值逐漸凸顯出來,文化品牌建設可以增強地區的核心競争力已經逐漸成爲共識。各地區在文化品牌建設中充分挖掘地方文化資源,尋找不同的培育核心競争力的路徑與方法。雲南省在民族文化品牌建設與培育地區核心競争力過程中,以旅遊産業與文化産業的互動帶動民族文化産品的生産、服務和營銷,形成了文化品牌建設與地區競争力培育的路徑與特色,使雲南民族文化走向世界,增強了雲南的核心競争力。

              關鍵詞 文化産業;民族文化;文化品牌;競争力

              全球化時代,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競争力不僅體現在國家和地區的政治、經濟、軍事的具體實力和對世界産生的影響程度上,也體現在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文化形象方面,即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文化軟實力也是體現其競争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縱觀全球,一些經濟發達的國家或地區,其綜合競争力未必很強,國家軍事力量也并不弱,但其綜合實力未必很強;反之,另一些國家,在經濟、軍事上其實力未必很強,但其悠久的曆史和文化軟實力卻也使其具有很強的競争力,使其成爲世界格局中不可輕視的重要力量。事實上,在文化經濟一體化時代,文化軟實力的培育已經越來越引起世界各國的重視。充分挖掘國家、民族、地方文化内涵,培育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品牌,增強文化軟實力,已經成爲一個國家、民族、地區提升其影響力和競争力的重要手段。

              1 文化品牌建設與區域競争力

              就一個民族的文化而言,其乃是一個民族在漫長的曆史發展進程中形成的生存方式的總和。它包括物質、制度行爲和精神觀念三大層面。民族文化體現爲融自然地理環境、社會制度和日常生活爲一體的獨特的文化生态系統,具體表現爲獨特的自然生态、具有民族特性的生産生活方式、風俗民情、宗教節慶活動、歌舞藝術、建築服飾、民族飲食等。在傳統農耕社會裏,由于缺乏文化交流,區域文化邊界相對穩定,各民族文化相對封閉。與各民族人民生存融爲一體的民族文化,尤其是民俗、節慶、藝術、宗教等文化形式具有民族的凝聚作用,娛樂功能、知識傳承和教化功能。這種基于村寨、家族、族群的,在相對封閉的文化圈内的文化活動,盡管也可能伴随有一定的經濟行爲,但這種自然的經濟行爲不足以增強一個地區整體的經濟實力,使一個地區的影響力在更大的區域範圍内得到提升,從而增強一個地區的整體競争力。

              文藝複興以來西方借助科技文明的發展,在不斷向外擴張的殖民化進程中,全球意識得到強化。19世紀工業文明加速了全球化進程,20世紀快速發展的現代傳媒技術、數字技術标志着全球化時代的全面到來。全球化不僅帶來全球性的人際流動,也打破了文化的邊界,帶來了世界各國、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對于一個地區或民族而言,全球化意味着,這個地區要尋找到能引發本國,乃至世界關注的亮點,拿得出吸引其他地區,乃至世界矚目的品牌。它才能獲得來自其他地區甚至世界的更多資源的注入,使其經濟、社會得到快速發展。

              在前工業社會裏,一個地區發展依賴的是水土、生态等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在工業時代,一個地區的發展除了自然資源之外,還必須依賴勞動力、技術和資本。在後現代社會裏,一個地區的發展則可以突破自然資源的束縛,依賴地區或民族的文化資源,借助文化品牌,吸引外來遊客,通過提供文化産品和文化服務,尋找和實現不同于前工業社會和工業時代的發展道路。

              著名營銷專家路長全在《軟戰争》一書中,在論及到地方品牌的時候曾舉過一個例子,在中國不少省市(區)其地方品牌是模糊的,隻有兩個省,隻要一提到,就會有清晰的概念出現,一是山東,一是雲南。提及山東,就會想到一批企業:海爾、海信、雙星、青啤、輕騎、澳柯瑪……現代工業、企業、品牌和山東緊密聯系在一起。提及雲南,就會想到旅遊,想到雲南的民族文化和山水。旅遊、民族文化、山水生态使雲南走向世界,不僅獲得了不菲的經濟收入,也使雲南的交通、信息、基礎設施、現代服務體系快速發展起來,帶動了經濟的發展,增強了雲南在西部地區的競争力。按照路長全的觀點,地區品牌是一個地區經濟能否持久發展的一種無形力量。“地區品牌清晰,就能不斷吸引與品牌内涵相匹配的資源進入這個地區,這個地區就能夠獲得快速發展;沒有地區品牌或地區品牌不清晰,這個地區就不可能獲得持續發展的資源注入,也就不能持久的發展。”事實上,雲南的“旅遊”僅僅隻是雲南地方品牌的産業形式,支撐雲南地方品牌的内容和精要是雲南的民族文化。

              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雲南省着力建設民族文化大省,通過發展旅遊産業、文化産業,建設民族文化品牌帶動了雲南地方交通、基礎設施、服務體系,提升了地方的影響力,擴大了雲南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更吸引了海内外衆多遊客進入雲南,使雲南尋找到了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了地方經濟的發展。2007年,進入雲南的國外遊客458.36萬人次,國内遊客8 986.15萬人次,雲南省實現旅遊總收入559.21億元。旅遊是對異文化的想象與尋找,旅遊僅僅是形式,最終目的是對文化的體驗。以“雲南最吸引他們的是什麽爲題”對100名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學者、管理工作者、文化界人士進行調研、訪談中,幾乎百分之百的回答都是雲南的民族文化和自然山水。可見雲南民族文化已成爲雲南最具影響力的品牌,成爲雲南參與全國乃至世界競争的重要力量。

              文化是個複雜的系統,包括物質、行爲制度和精神觀念三大子系統,涉及的具體表現形式更爲複雜,小到一件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工藝品,大到一種生産生活方式,乃至千百年來形成的自然生态環境和社會組織形式。與25個少數民族各自的文化、漢民族文化及其相互碰撞、交流、融合的狀況聯系在一起,雲南的文化系統顯得更加複雜。值得重視的是:雲南省在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過程中,并非從某一具體民族或具體的文化現象入手,進行品牌建設,而是實現了通過一系列具體的品牌建設,包括内容建設、産品生産、人才建設、營銷工程使雲南26個民族文化成爲雲南省的整體品牌,走向世界。事實上,這種整體的品牌建設和營銷,從20世紀60年代的電影《阿詩瑪》、《五朵金花》、《山間鈴響馬幫來》等一系列反映雲南的文學藝術精品的推出就已經開始,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整體建設就已經起步。尤其是近年推出的《雲南映象》、《麗水金沙》、《勐巴拉納西》、《小河淌水》等系列文藝精品以及大理、麗江、香格裏拉、騰沖、普洱茶、昭通作家群等衆多的民族文化品牌的打造和營銷,60多年的努力,“民族文化”終于成爲雲南一個整體的文化品牌走向了世界,并培育了新興支柱産業,提升了雲南整體的競争力,帶動了雲南社會、經濟的全面發展。

              2 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建設的現狀與特征

              在雲南已經形成了一個圍繞民族文化品牌建設而拓展、延伸、充實、提高的系統工程,從資源、生産、服務和營銷四個環節出發,雲南不斷地構築了一個整體的民族和地域品牌形象,以形成品牌價值的合力,提升品牌内涵。

              2.1 資源構築品牌基礎

              資源是品牌建設的基礎,一個地區的資源禀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其品牌形成和塑造的基本方向及路徑。雲南擁有豐富的資源,主要包括自然資源和民族文化資源。雲南得天獨厚的高原立體氣候條件和複雜的地理地貌,縱橫聳峙的山脈和奔流不息的大江大河構造了其神奇俊秀的自然風光和禀賦優良的自然資源,無論是植物、動物、礦産、水能等資源都蘊藏深厚。從原始森林、懸崖絕壁、江湖峽谷、雪山草甸到石、土、沙林等自然奇觀,從高寒山區、溫帶盆地到熱帶河谷等迥然不同的生存環境,都可以在雲南全部領略,以此形成了雲南豐富的旅遊資源。26個民族在長期的生産生活中不僅創造了各自異彩紛呈的曆史文化,也在共同的生存環境中形成了多元共生、和諧融洽的雲南特有的地域民族文化。雲南的民族文化産生、傳承于相應的自然環境中,因此雲南大部分民族的文化與民族所生存的自然環境在長期的磨合過程中形成了天人合一的狀态,這也成爲雲南的又一魅力所在。這些豐富的資源形成了雲南民族文化品牌,作爲少數民族種類最多、自然風光最獨特秀麗的地方,雲南早就成爲很多人向往和追求的地方、蜚聲海内外了。

              由于地理曆史的原因,雲南的經濟發展一直處于相對滞後的狀态,過去交通上的不便造成了雲南相對封閉的環境,因此到現在爲止雲南能在國内産生一定影響力的工業或農業産品在數量上寥寥無幾,如煙草、中藥、礦冶等可以數出一二,但在品牌力量和價值上都遠遠無法和我國很多省區尤其是中東部地區相比。但也正是在過去這種經濟落後、交通閉塞的環境中,雲南的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都保持了相對生态的狀态,雖然在具體的工業産品或者農業産品中缺乏競争力,但雲南的種種豐富資源及資源所蘊含的巨大挖掘潛力,本身就形成了一個輻射面廣、關聯性強、帶動力足的大品牌,這個總體品牌在多個子品牌的基礎和氛圍中形成,以民族文化爲核心整合了自然、曆史、人文、生态等多個元素,構建了“雲南民族文化品牌”。麗江所獲得的世界文化和自然雙遺産,各地區各民族至今仍在傳承着的風俗習慣、宗教禮儀、歌舞節慶,秀麗的自然風光,優良的生态環境等都是雲南在資源方面形成的文化品牌,它們都是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有機組成。

              随着社會經濟的迅速發展和在全球範圍内的迅速傳播和滲透,雲南經濟和文化的“邊界”也必然被打破,大量外界信息湧入雲南的同時,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影響力也迅速擴展到更大的範圍。而在現代工業農業迅速發展而造成了很多地方生态環境破壞的時候,雲南所保持的良好生态迅速成爲競争力,在旅遊業、服務業等第三産業在産業結構中比重迅速上升的現代經濟格局中,結合了自然生态、文化生态和民族文化爲一體的雲南民族文化品牌體現出了極大的優勢。

              2.2 生産鑄造品牌形象

              在全面把握資源特點和品牌建設方向的基礎上,雲南通過兩條途徑進一步将資源品牌發展成爲産品品牌。首先是爲工業、農業中已經形成的優秀品牌注入文化的内涵,讓地域和民族的特色更加明顯,提高産品品牌的影響力。如雲煙、雲茶、雲銅、雲錫、雲鋁、雲南紅酒、雲南白藥等一系列品牌均以鮮明的“雲南”、“玉溪”、“紅河”等地域名稱作爲标志,突出了雲南在這些産品生産中不可取代的位置。“雲南紅”不僅以雲南作爲酒的名稱,在酒瓶的包裝上還特别融入了雲南重彩畫的元素,突出了雲南的标志。近年來,雲南省内多個卷煙廠不斷合并,也是爲了打破曾經各州市卷煙廠産品雜多而的局面,集中生産名優的“紅塔山”、“玉溪”、“雲煙”和“紅河”等幾個品牌,重點從不同層次系統地擴展“雲南煙草”這個品牌的輻射範圍。多個雲南名優産品品牌在不斷注入文化内涵、營造文化氛圍的過程中,已經逐漸向文化品牌發展。如“紅塔山”從一個單一的産品品牌發展到“紅塔集團”這樣一個很大的企業品牌,并且創造了“山高人爲峰”這一文化形象,無論是對其産品、企業、員工還是消費者都形成了一種品牌理念,能夠産生巨大的影響力。以“普洱茶”爲核心形成的雲茶品牌背後,不僅僅意味着雲南的一種茶産品,還包含了茶馬古道的滄桑曆史,茶人、茶藝等諸多的文化因素,因此普洱茶迅速成爲全國上下炙手可熱的品牌,不僅僅隻是因爲它有益健康,更多的是因爲在沖泡、品味普洱茶的過程中可以追憶、體驗和享受那些蘊含着的文化内容。(www.nowthen.cn)

              另一方面,随着旅遊業和文化産業的發展,文化成爲目前很多國家和地區的主要競争力之一。文化産品的生産是發展文化産業的首要環節,近年來雲南依托豐富的文化資源,迅速推出了一大批具有鮮明民族和地域文化特征的文化精品,在文化市場上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雲南映象》、《麗水金沙》、《蝴蝶之夢》、《勐巴拉納西》、《雲嶺天籁》、《印象·麗江》、《小河淌水》等一系列舞台文藝演出,都是以雲南特有的民族歌舞藝術爲主要元素,整合了現代舞台表演的方式及高科技手段,通過藝術家的提煉、舞美的包裝、廣告營銷、走入市場,實現了文化産品的價值。這些文化産品通過舞台的方式記錄和宣傳了雲南的民族文化,不僅形成了一大批雲南特有的民族演藝産品品牌,而且極大地充實了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内容。在适應現代旅遊業從單一觀光向文化體驗轉變的趨勢中,雲南民族文化資源體現了極大的優勢,與自然風光結合爲一體的民族文化風情成爲吸引遊客的最大賣點,以雲南民族村爲代表的一系列民族文化生态村、民族風情園如麗江玉水寨、西雙版納傣族園、紅河元陽箐口哈尼族生态村等特色旅遊景點、線路産品迅速崛起,形成了雲南特有的文化旅遊産品品牌。

              2.3 服務充實品牌内涵

              縱觀世界各國商品市場中具有高影響力、輻射面廣、帶動力強的著名品牌,其品牌所具有的價值都遠遠高于産品本身所具有的使用價值。換句話說,品牌的真正影響力在于其文化附加值,人們消費品牌和消費一般産品所追求的内容不同,一般産品僅僅是爲追求其使用價值以滿足日常生活的需要,而對品牌的追求則是享受其文化附加值所帶來的優良服務、親身體驗、身份地位的象征、審美品位的标志等内容。很多從産品中發展而來的品牌,則是依靠高質量和良好的服務體系形成其品牌競争力的。如星巴克、哈根達斯、可口可樂、耐克等。因此,充實品牌内涵最爲重要的途徑就是提升品牌的附加值,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在“硬件”條件已經具備的情況下不斷地更新和提升“軟件”,創新品牌建設。

              雲南在建設民族文化品牌的過程中,注重以服務來充實品牌内涵。如雲南紅酒莊,就是在生産“雲南紅”這一酒品牌的同時,推出了參觀酒莊、品酒等旅遊項目和與紅酒相關的文化咨詢、學習等服務;而紅塔集團公司也開展了煙草生産線參觀、廠區遊覽等工業旅遊項目。通過這樣一些方式,可以大大加深人們對品牌的印象,更深入地了解品牌内涵、體驗品牌文化。體驗式民族文化旅遊的興起和繁榮,讓雲南民族文化這個品牌的内容得到大大充實。體驗式旅遊就是讓遊客能夠親身進入到民族地區民衆的生活中,親身去感受民族群衆日常如何生産、生活,如何歌舞娛樂,從而真正對民族文化有所了解,滿足遊客對異文化文化獵奇的心理和對想象的追尋。在大理和麗江,遊客可以住在白族和納西族傳統樣式的建築中,與白族、納西族民衆一起喝茶、聊天、歌舞娛樂;可以在購買民族民間手工藝品的同時現場觀看工藝制作、與工藝師交流等。在香格裏拉參加“藏家民訪”,住在藏族群衆家裏,感受家庭的氛圍、了解藏民的生産生活狀況。在西雙版納傣族園住主樓、吃傣味、過潑水節、欣賞傣族歌舞表演等。雲南通過旅遊業帶動了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從一開始就沒有将民族文化作爲一個“靜态”的展覽品,而是通過體驗的、服務的方式将民族文化有機融入旅遊中,并且整合了現代文化、信息交流的種種因素,以此充實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在傳統的旅遊景點中充實民族文化以形成創新型的旅遊産品,也是雲南鑄造民族文化品牌的又一種方式,如石林的彜族風情、香格裏拉的藏族文化、西雙版納的傣族文化、麗江的納西族文化、文山的壯族苗族文化等,都在提升旅遊産品附加值的同時成爲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重要内容。

              2.4 營銷擴展品牌影響

              一個好品牌的形成不僅要有好的資源基礎、好的産品形象和好的服務,還要依靠有效的營銷手段才能在市場競争中拔得頭籌。雲南在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中從上到下運用了各種營銷手段。從紅塔、雲煙、雲南紅等名優品牌,都通過現代信息在報刊、書籍、廣播電視、互聯網上進行專門的品牌文化傳播,此外還通過贊助、參與一些文化、賽事等活動擴大知名度。如雲南紅先後贊助了“世紀電影巡禮”演出、莫斯科國立芭蕾舞團芭蕾舞劇《茶花女》、雲南德欽縣“香格裏拉德欽弦子節”、俄羅斯國家劇院芭蕾舞團在昆明演出的《胡桃夾子》、首屆“雲南紅杯藝術攝影大賽”及“雲南紅杯藝術攝影展”、“雲南紅之夜”崔平鋼琴獨奏音樂會、“雲南紅之夜”奧地利莫紮特交響樂團2004新年音樂會、上海多倫美術館“雲南藝術家紅心藝術展”、“雲南紅之夜”意大利威尼斯宮廷歌舞樂團2005新年音樂會、2005“雲南紅杯”中國紀錄片國際選片會·麗江盛典、“雲南紅之夜”原創芭蕾舞劇《小河淌水》等多次文化藝術活動,達到了很好的品牌推廣效果。紅塔集團則确立了“山高人爲峰”的企業理念,并通過對社會一些重大活動、慈善活動的贊助和捐贈,如“2003皇馬中國行”、“2003激情攀越哈巴雪山登山大會”以及舉辦“紅塔集團2004邁克爾·波特戰略論壇”等活動擴大了企業的知名度、塑造了企業形象。“雲花”的專門網站“雲南花卉網”獲得“2005中國農業網站百強”稱号,自2004年10月正式開通至今,共積累了有效信息2萬餘條,其中有關雲南花卉的宣傳報道和信息4 200餘條。網站日均更新量達100餘條,日均訪問量達4 000餘次,最高時突破8 000餘次。訪問區域遍及全國各地及荷蘭、美國、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法國、德國、印度等30餘個國家和地區,爲“雲花”品牌的營銷和推廣産生了巨大的作用。

              在民族文化整體品牌形象推廣方面,雲南近年來先後由政府領導、企業和社會參與的方式,舉辦了衆多的文化形象宣傳活動,在美國、法國、澳大利亞、印度和多個東南亞國家,以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我國重要城市和地區,舉行文化宣傳周、民族文化藝術表演等活動,大大提升了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知名度。《雲南映象》等民族文藝精品更是走出了國門,在世界範圍内巡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小河淌水》芭蕾舞劇則實現了雲南民族文化與西方舞台藝術的整合,體現了國際合作對民族文化品牌建設的作用。近年來,文化遺産受到國家和地方的極大重視,雲南作爲民族文化和曆史積澱豐厚的省區,在對文化遺産的保護方面投入了極大的關注力度,不僅對文化資源進行全方位的普查、整理,還積極申報文化遺産,并建立民族民間文化資源和文化遺産的專門網站進行宣傳和知識傳播,從資源保護的角度來看,對文化遺産的擁有也是民族文化品牌構建的一個重要内容。

              3 民族文化品牌建設與雲南競争力

              文化品牌建設對一個地區競争力的提升涉及諸多方面,表現形式也比較複雜。結合近年來雲南整體形象的提升、綜合實力的增強以及雲南和諧社會的構建,民族文化品牌建設對雲南競争力的增強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民族文化品牌建設強化了雲南形象,吸引了世界的關注。工業化和數字化帶來了當代文化的規模化複制,數字化和現代傳媒技術加快了大衆文化的傳播,文化的趨同性成爲後現代文化的重要表現特征和趨勢。雲南民族文化品牌在建設過程和營銷過程中,盡管是從整體上進行的,但雲南民族文化的多樣性和地方性特征彌補了後現代文化的趨同性。作爲農耕文明的産物,雲南民族文化的内容形式富有強烈的生活性和體驗性,恰好填補了都市文化的表演性、商業性帶來的現實缺失感。雲南民族文化大多都與自然山水和獨特的生态系統聯系在一起,爲過度物質化和都市化的現代人提供了休閑心靈栖居的場所。當這種文化品牌成爲雲南整體的文化品牌後,雲南民族文化也成爲當代社會的一種稀缺性資源,成爲引發世界關注的符号,完成了從資源到地方文化形象的過渡。2003年以來,《雲南映象》等一系列優秀演藝節目的推出,2004年北京的《雲南映象》展演活動、2005年上海“雲南文化推介活動周”、2006年的香港雲南文化展演以及文化産業的發展,引發了全國性的對雲南民族文化的關注。麗江以其獨特的民族文化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包括各種藝術人才的關注。2004年《新周刊》将麗江評爲中國最新銳的城市,大理被中央電視台評選爲中國最具魅力的城市,騰沖和順被推舉爲中國十大古鎮之首。學術界将近年來雲南的民族文化熱和文化産業發展概括爲“雲南現象”。2003年以來,除了進入雲南的海内外遊客迅速增加,帶動了雲南旅遊産業和文化産業的發展外,國内幾乎所有的文化名人、文化學者都進入雲南,以投資、學術研讨、參觀、考察和旅遊觀光的名目彙聚雲南。民族文化成爲雲南向全世界營銷的最爲重要的品牌,也成爲超越各種具體産品品牌,最能代表雲南的整體形象。

              第二,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帶動了旅遊産業的發展,催生了新興的文化産業。作爲中國西部地區的雲南省,盡管礦産資源、生物資源、水電資源非常豐富,但由于經濟發展相對滞後,交通條件較差,城鄉差距較大。不具備發展大規模工業、現代服務業的基礎條件。産業結構不盡合理,形式單一。長期以來地方經濟支柱産業主要是依賴礦産資源開發和煙草工業。單一的産業發展對雲南的可持續發展與和諧社會的構建極爲不利。民族文化品牌的樹立,使雲南各級政府和廣大群衆意識到民族文化資源可以作爲雲南培育新興産業的重要戰略資源。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民族文化大省建設帶動了雲南旅遊産業的迅速發展。2007年雲南旅遊總收入爲559.21億元。2003年以來,在試點基礎上,雲南文化産業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2007年雲南文化産業增加值達到262.9億元,比上年增長21.3%,占當年GDP的5.5%。旅遊産業和文化産業的發展完善了雲南的産業結構,使雲南的産業結構更趨合理。文化品牌建設催生的新興産業已經成爲雲南省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了地方經濟、社會的發展。在雲南省“十一五”國民經濟發展規劃中,旅遊産業和文化産業已經成爲雲南省重點培育的新興産業。新聞出版、廣播影視、會展廣告、演出演藝、休閑娛樂、傳統民族工藝、體育産業、旅遊産業等現代産業門類豐富了雲南文化産業的内容,助推了雲南文化經濟一體化的發展進程。

              第三,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豐富了地方文化生活,是和諧社會建設的重要内容,也是促進地方可持續發展,增強地方競争力的重要力量。雲南民族文化和雲南各民族人民的生産、生活密不可分。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提升了雲南各民族的文化自覺意識,物質文化遺産保護與開發意識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民族歌舞、服飾、飲食、節慶活動以其鮮活的真實性深受廣大民族群衆的喜愛,豐富了由政府推動的新農村文化建設的單一。香格裏拉的藏家民坊、曲靖地區活躍的上千戶農民演出個體戶、臨滄地區佤族民族演藝人才的輸出、紅河州原生态演藝人才、文山馬關的農民版畫、玉溪峨山縣常年活躍的近千支花鼓舞隊以及衆多的民族文化活動以其多樣化的内容和形式豐富了鄉村文化生活,爲和諧社會建構提供了精神支撐和具體的文化内容;在旅遊産業和文化産業的帶動下,一批具有産業開發的鄉村文化項目成爲雲南民族文化的重要内容,活躍了鄉村文化經濟。以大理周城、喜洲、新華村、浉河,保山騰沖的和順,昆明石林的阿着底,西雙版納的傣族園,香格裏拉的建塘鎮、霞給村、尼西湯堆等爲代表的古村、古鎮得到了保護和一定的開發,改變了鄉村産業結構,帶動了地方經濟發展,探索了鄉村文化經濟的發展路徑,增強了地方的競争力。

              在全球化時代,民族文化品牌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地區、民族的整體影響力和存在。一個國家、民族或地區民族文化品牌的成功與獲得的聲譽可以全面提升這個國家、地區、民族社會、經濟、文化的競争力。一個成功的民族品牌可以影響商品産生地國家、地區的幾乎所有品牌。近年來,随着西方強勢文化的品牌大量進入經濟欠發達的西部民族地區,西部民族文化面臨保護與傳承的巨大挑戰時,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凸顯不僅增強了雲南各民族的文化自信心,提升了雲南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增強了雲南的競争力,同時也提升了雲南本土品牌的文化附加值,加快了企業、具體産品與民族文化的融合。近年來,以茶馬古道爲核心的民族曆史文化内涵的挖掘使雲南普洱茶産業的規模和競争力得到明顯的擴大和加強;以傣族文化爲核心的文化符号成爲雲南紅酒和衆多文化産品的标志,提升了産品的文化含量,成爲市場營銷和拓展的重要要素;雲南鮮切花、雲南藥業、雲南煙草、雲南工藝品等新興産業和衆多的雲南企業也都意識到要借助民族文化品牌的無形價值和競争力,建設企業文化,培育、充實、壯大雲南名優品牌,增強産品和企業的競争力。近年來,雲南省委省政府在文化大省建設的基礎上,又提出了建設民族文化強省的宏偉目标。相信在文化産業和旅遊産業的推動下,雲南民族文化品牌的建設還将得到不斷加強,民族文化品牌将會全方位滲透到雲南社會、經濟、文化建設的方方面面,以一種軟實力的方式,提升雲南的綜合競争力。

              參考文獻

              [1]路長全.軟戰争.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04.

              [2]施惟達.态與勢:2006雲南文化産業研究,2007.

              [3]歐陽友權,柏定國.中國文化品牌報告.北京:中國市場出版社,2008.

              [4]李海廷.品牌戰略研究.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

              [5]李炎,王佳.文化品牌:區域文化産業的基礎與延展.中國文化産業(第一輯).青島:中國海洋大學出版社,2008.

              [6]李銳.關于打造雲南民族文化産業品牌的思考.創造,2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