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dir='7prmrn'></code>

        <dialog draggable='69o2hm'><u lang='h4joykcb'></u></dialog>

                1. 首頁 名人故事 整編一師,韬光養晦待反攻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整編一師,韬光養晦待反攻_關于粟裕的故事

                  粟裕到蘇北已差不多兩年,他率領下的新四軍一師官兵在軍事上沉重打擊、削弱了敵人。敵我力量的對比由兩年前的敵強我弱轉化爲敵我相當。日僞在蘇中有550多個據點,看起來占了上風,但廣大農民都是新四軍的支持者。

                  對日僞方面的南浦而言,粟裕是值得敬重的對手,但更是狡猾強悍的敵人。作爲軍人,消滅粟裕和他的部隊是他南浦的職責,但憑他現有力量想要逼走或打垮粟裕已不可能。

                  南浦的第十二混成旅隸屬日本中國派遣軍第十三軍,其司令官是下村定中将。一方面,南浦既要面子,又不想其他同僚插足蘇中,所以不肯向下村定請求增援;另一方面下村定也一時抽不出力量來支援他——下村定的第十五師團、二十二師團、七十師團還在料理5月份發起的對顧祝同、冷欣的浙贛戰役的後事,第六十師團正在蘇南“清鄉”。所以維持現狀是南浦的最佳選擇。

                  粟裕也不想過分刺激南浦。新四軍憑現有力量要反攻打垮蘇中區的日僞軍也做不到。依粟裕看來,如果刺激或者打擊過分,南浦就會感到無法維持現狀。他就可能向下村定請求增援,或是南浦離開換一個人來,也許會比南浦更兇,會打破現有相對穩定的局面。(www.nowthen.cn)

                  當時的國際形勢發展很快,粟裕估計希特勒的殘餘力量到明年春季或夏季就能被徹底解決,美、蘇、英等同盟國向日本發起的反攻在明年秋季可能就大舉開始(史實證明,這個估計過于樂觀)。反攻是要付出代價的,憑粟裕一師現有力量要收複蘇中500多個日僞據點是不可能的。粟裕手裏隻有正規部隊2.8萬多人,其餘是戰鬥力不強的民兵,而日僞僅在三、四分區的據點就近200個。假如一個據點消耗100人,那麽單打下三、四分區這200多個據點,粟裕所部的力量也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這還隻是對蘇中區一個部分,并不是蘇中區全部。而且作爲華中、全中國和全世界反法西斯戰場的組成部分,蘇中區抗日軍民的任務絕非僅僅是打垮南浦和蘇中區的日僞軍那麽簡單。

                  粟裕着眼的是以充分的準備配合美、蘇、英等同盟國向日本發起的反攻,着眼的是配合全國人民建立一個新的中國。這個配合不是喊一句空話就行的,需要有雄厚的力量才能做到。

                  粟裕目的是保存現有的力量,培養大批的後備力量等待反攻時刻的到來。

                  南浦“掃蕩”後總結發現“掃蕩”失敗與他控制的僞軍大有關系,就一面對僞軍實行縮編強化,裁汰老弱和不穩分子,一面關注他在蘇中開的貿易公司。粟裕則利用這個相對穩定的局面加緊精兵強政以壯大力量。

                  經華中局和新四軍部批準,粟裕首先對全區武裝部隊進行了精簡整編。

                  當時一師存有一些問題:一是主力部隊長期頻繁作戰,消耗過大,兵員不充實,缺少整訓;二是地方武裝數量雖已超過主力,但較多用于執行警備任務,較少用于進擊敵人,還不能獨立地擔負起堅持原地鬥争的任務;三是除第二分區北部外,其他各區部隊過于擁擠,存在“塘小魚大”的矛盾。精簡整編工作勢在必行。

                  對部隊的精簡整編是精兵簡政的一個組成部分。精兵簡政是1941年11月由黨外人士、陝甘甯邊區政府副主席的李鼎銘等人提出的。精兵的目的是提高戰鬥力,簡政的目的是提高政府效能。二者最終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節省開支,減少浪費,從而減輕百姓的負擔。這個提案得到中共中央的采納并統一部署于同年12月實行,并将這個作爲1942年全黨全軍的中心工作之一。

                  粟裕根據中共中央和華中局精神,結合蘇中實際于5月間組織黨政軍貫徹精兵簡政。部隊的精簡整編對象爲一師三個旅,主要精簡了師部和旅部機關。各旅削減了老弱人員,充實了機關下來的幹部,但編制基本不動。全師有一、二、四、五、七、八團共計6個主力團,另有三團(屬一旅)、六團(屬二旅)2個小團。

                  9、10月間的這次精兵簡政,粟裕指出:在節省人力上要提出一個人做兩個人以至三個人事的口号,在節省物力上要提出一個錢當兩個錢用的口号。

                  此次精簡整編的對象,據粟裕在1942年11月5日發軍部《第一師精簡整編情況》看,粟裕整編對象除一師一、二、三旅外還有六師十六旅、十八旅。

                  此次精簡整編在編制上,各旅僅保留一個主力團。主力團兵力和裝備配備情況爲:下轄步兵營三、特務連一、機槍連一、特務隊一(通訊排一、偵察排一)。每個營轄3個步兵連,每連9個班,每班12人。每連配輕機槍4 ~ 5挺。每個團配重機槍6挺,重迫擊炮2門。每營配小迫擊炮2門。全團計1800餘人。

                  這種主力團相對整編之前,數量上減少了,但質量提高了;相對其他地方化的部隊,武器配備是當時最全最好的,是精銳部隊,是拳頭部隊。其性質和作用類似于現在的快速反應部隊。

                  精簡整編後各旅主力團情況如下:

                  一旅主力團爲一團,團長廖國政;二旅主力團爲四團,團長劉别生;三旅主力團爲七團,團長嚴昌榮;六師十八旅主力團爲五十二團,團長陳挺;十六旅主力團爲四十六團,團長黃玉庭。各旅成立有特務營。其餘主力團實行地方化,與各縣地方武裝合并,建立了鄉有民兵自衛隊、縣有警衛團、分區有獨立團的地方武裝體制。同時成立擔負培訓幹部和師部警衛任務的師屬教導團,團長爲張震東;組建擔負海上鬥争任務的師屬海防團,團長由三旅長陶勇兼任。

                  根據實際需要,部隊歸屬有小幅調動:一旅三團歸二分區管轄,十八旅五十一團調歸十六旅管轄。武器裝備上也有小規模調配:一師調輕機槍16挺、重機槍4挺、迫擊炮2門給十八旅五十二團,五十二團有16門小迫擊炮,自己留6門,其餘給一、四、七團。

                  各主力團以六個月爲期限進行訓練。一團在石港以東岔河以北流動整訓,必要時向三分區轉移。四團在鹽城原二旅駐地整訓,并掩護師屬後勤及工廠、抗大九分校,同時有警衛軍部的任務。

                  這次整編使一師和蘇中軍區有主力在手,随時可以對重要方向實施突擊;而各分區各縣也都有較強的武裝作爲機動兵力,配合遊擊隊和民兵,擔負堅持原地鬥争的任務。同時,主力部隊得到了輪流作戰、輪流整訓的條件;地方部隊則大爲加強,并在鬥争中逐步上升爲新的主力,大量半脫産和不脫産的民兵,則成爲群衆性抗日遊擊戰争的偉大力量和補充壯大主力軍、地方軍的不竭源泉。

                  10月26日,華中局、新四軍部電令一、六兩師正式對内合并,粟裕任師長兼政委。随後粟裕聯名譚震林、鍾期光将部隊精簡整編情況上報軍部。

                  精簡整編部隊的同時,粟裕于10月下旬在如臯(今如東)縣南坎鎮主持召開蘇中區軍政黨委員會第三次擴大會議。根據中共中央和華中局決定,這次會議建立一元化領導體制,撤銷蘇中軍政黨委員會,建立中共蘇中區委員會,作爲蘇中區的最高統一領導機關,粟裕任書記。随後,又在第一、二、三、四分區和興東泰特區分别建立中共地區委員會。

                  在爲期近一個月的會議上,譚震林代表華中局參加了會議并作了形勢報告,陳丕顯、管文蔚分别作了《開展三冬運動》《蘇中精兵簡政的方針與實施步驟》的報告。

                  粟裕作了工作報告和會議總結,總結反“掃蕩”、反“清剿”工作的成績和不足,商讨關于敵僞頑戰術特點及我對敵之策。

                  會上,粟裕總結了半年來主力軍、地方軍和民兵工作的成績和不足,然後在這個客觀和全面總結的基礎上對日後軍事工作提出意見。

                  粟裕向來認爲遊擊戰争絕不是一個單純的軍事問題和軍隊行動,而是與政治和人民密不可分的戰争。他認爲:隻有廣大的群衆加入了武裝鬥争,建立起了地方武裝,才能開展廣泛的群衆遊擊戰争,才能防止日僞的力量侵入到農村裏面,才能慢慢地轉變敵我力量對比,而最終驅逐日寇出境。所以在這個總結中,粟裕仍然強調要加強主力部隊、地方武裝與民兵結合的工作,完善人民武裝體制。

                  粟裕作爲蘇中黨政軍的最高領導人,對黨政工作都有精辟的論述和指導,這裏僅從軍事上就粟裕根據日僞軍的變化而作的軍事部署作闡述。

                  粟裕在對日後工作的指導有一個重要的内容是僞軍工作。

                  在蘇中區的軍事鬥争中,早期日軍以第十五師團、第十七師團和第十一旅團各一部接替第十二混成旅團在長江北岸及運河沿線各據點的防務,然後由十二混成旅團組成機動部隊與新四軍作戰。自江蘇境内的大批國民黨軍降日之後,蘇中區僞軍達到一個驚人的規模,此後在日軍與新四軍之間的軍事鬥争中,一般由日軍組成機動部隊攻擊新四軍,僞軍則擔任警備和牽制新四軍的任務。僞軍充當日軍以華制華的工具。之前爲了打擊降日的氣焰,也爲了奪取其武器裝備,一師主力部隊和地方部隊在把對日作戰放在首位的同時,也不間斷地對僞軍予以打擊,曾擊斃僞師長、僞旅長及許多下級軍官。從軍事上和政治上制服了僞軍。

                  雖然打擊了僞軍,改善了裝備,但也消耗了自身的力量。所以粟裕提出今後隻打擊最壞的和有反共政治背景的僞軍,而且打了以後還應不放棄使用“拉”的手段。

                  總結半年來對僞軍工作的經驗教訓,粟裕指出:對一些原韓德勤部被俘虜後參加了新四軍,後嫌新四軍生活太苦又開小差過去當僞軍的這一部分要改變對待方法,改變視之爲反動分子或是叛徒而殺之的辦法,用不再殺,放他回去的辦法感化他們;如果僞軍固守碉堡或拒不投降,就召集和動員僞軍家屬喊話以瓦解其軍心;采用日軍對僞軍分而治之的辦法,隻打擊頑固不化的僞軍;根據情況分别對待反正的僞軍,不采用大批反正的手段,而是采取分批反正的辦法:對一定要反正的僞軍就給其地盤使其不緻垮台,再加以改造和鞏固,同時不過分刺激日軍;對反正過來不能控制的部分僞軍采取長期埋伏方針。

                  在提高部隊的戰鬥力問題上,粟裕把提高幹部的軍事技術和戰術水平放在首位。他提議把一些有戰鬥經驗的政治幹部轉爲軍事幹部,同時在原有軍事幹部中加強培養教育。

                  在這個總結中,粟裕開始關注技術兵種的問題,提出應努力訓練一批技術兵種幹部,以利将來發展。已開辦了無線電、鋤奸、醫務、會計、敵工等訓練班,在教導隊和抗大九分校培訓軍政幹部,選派了二三十名知識青年去學習炮兵。

                  粟裕讓自己的警衛員去學炮兵,這個警衛員不肯去,說我們炮都沒有幾門,學了有什麽用。粟裕告訴他:這倒不用着急,因爲将來反攻,敵人首先丢的就是大炮和重武器,所以不怕沒有武器,隻怕我們不會使用武器,到時候不會使用那就糟糕了。

                  粟裕在對陳丕顯報告中的“三冬”運動提出指導意見時,将中國有過的三種兵役制度進行了比較。第一種是雇傭兵制,粟裕認爲這種制度不可靠,用錢買來的兵戰鬥力不強,蘇中區也沒有那麽多的錢來買;第二種是志願兵制,粟裕認爲這種兵質量雖好但數量太少,不夠用;第三種是義務兵制,粟裕認爲義務兵制雖然帶有強制性,但這是目前蘇中可取的兵役制度。粟裕借鑒察晉冀地區的先進經驗,指出實施這種兵役制度的前提是加強政治動員,同時必須進一步改善人民生活才能順利進行。“三冬”工作要以冬防爲中心,訓練出大批的民兵,作爲部隊的後備力量。

                  會議期間,粟裕接華中區電報,傳日軍增調三個師團到華中地區,這使得華中形勢變得十分嚴峻。爲了配合陸地上的軍事鬥争,粟裕在這次南坎會議上提出在蘇中海防大隊的基礎上建立海防團,得到與會者的贊同後,粟裕立即着手海防團的組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