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vv64srp'><aside dropzone='wra781'></aside></fieldset>

            首頁 名人故事 準備反攻,北上曹甸建基地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準備反攻,北上曹甸建基地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4年4月中旬,粟裕騎着陶勇送給他的那匹東洋大馬離開東台縣三倉河,踏着春風來到寶應縣西安豐鎮固晉村一戶人家門前。

            房東叫樂夕,沒見過大官,初見粟裕有些拘束。

            粟裕看他緊張,就請他抽煙,和他拉家常。警衛員和楚青将房子收拾好時,粟裕和房主兩人已如同老朋友一般親密了。

            住在固晉村的還有陳丕顯、葉飛、鍾期光,其他軍政幹部如管文蔚、季方、劉先勝、朱履先、陶勇住在祁吉村。(www.nowthen.cn)

            粟裕住下來後,白天開會、訓練,晚上批閱文件。測繪參謀秦叔瑾、毛瑞洧得知粟裕到固晉後,特意來向粟裕彙報了草蕩、水網地區地形與地圖嚴重不符的情況。

            一般來說地形會有一些變化,但不會太大。秦叔瑾估計是以前草蕩土匪很多,國民黨國防部測量局的工作人員不敢或是不能實地測量,就估計加統計地畫了交差了。

            粟裕知道後要秦叔瑾他們集中力量調整測繪。因爲除了蘇中軍區和一師機關單位外,還有一團、七團、五十二團等主力團近萬人也要進入這個地區整訓,迫切需要數據準确的地圖。

            秦叔瑾等人立即發動各鄉有關人員通力配合,主要修正婁王莊、湖垛以西,沙溝、射陽鎮以北,西安豐、澗河口以東,東溝、益林以南近十幅五萬分之一地圖。

            随後蘇中區黨委、蘇中行署、蘇中軍區暨一師師部等機關進駐西安豐鎮後,蘇中黨校、《蘇中報》報社、江淮印鈔廠、華中印鈔廠、華中軍機處第一總廠、榴彈廠、香煙廠等近30個單位也遷入西安豐鎮。西安豐鎮成爲蘇中區新的政治中心和軍事指揮中心。

            各機關單位安頓下來後立即進行整風運動。區黨委黨校以抽調縣、團級幹部爲主;各地委整風隊以抽調區、營級幹部爲主;抗大九分校則以調訓連、排級幹部爲主。領導幹部先是學文件,交流學習心得和體會,然後是對照檢查、自我反省。

            學習的内容是毛澤東和劉少奇的22個文件。幹部們除了學習規定的文件外,還相互傳閱蘇聯作家肖洛霍夫的小說《靜靜的頓河》,考涅楚克的劇本《前線》。

            粟裕多次和陳丕顯去黨校和九分校做輔導,與大家交流整風學習的心得體會,西安豐的原野留下了粟裕奔波的身影。粟裕的苦心經營,也使這個地區成爲他日後渡江南下進軍蘇浙和轉入抗戰反攻的重要基地。

            時值田裏麥子黃熟,老百姓都在發愁。固晉村落後、百姓貧窮,眼下正青黃不接。再有就是小麥收獲後該種水稻,老百姓缺少稻種。

            粟裕得知後就和蘇中區的“财神”朱毅一起爲群衆想辦法。

            朱毅是湖北漢陽人,時任蘇中行署的财政經濟部長。他這個部長是科班出身,曾在日本明治大學學習,專攻政治經濟。“九一八”事變後,他棄學回國抗日。他财經知識淵博,辦事豪爽,被陳毅稱爲“理财專家”。

            朱毅受命成立工作組,從蘇中區擠出資金,貸給老百姓,讓老百姓買種子。

            那時農業科技不發達,莊稼收成都很低,棉花隻收幾十斤;麥子有的100多斤,有的200多斤,收到300斤就算好的了;水稻一般300 ~ 500斤。爲了減輕農民負擔,根據中共中央“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指示,粟裕号召開展大生産運動。

            大生産運動在其他抗日根據地早就開展得如火如荼,以王震的三五九旅和南泥灣最爲著名,連毛澤東都在延安親自種辣椒。但大生産運動得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穩定的環境。以前因爲敵僞“掃蕩”頻繁,蘇中機關駐地經常轉移,環境很不穩定。現在估計在寶應至少可以住幾個月不必移動,有條件進行生産。因此,粟裕和蘇中區其他領導制定了《蘇中區墾荒條例》,開荒種地一時蔚然成風,單蘇中公學就開墾了50畝荒地。

            粟裕自己動手,利用田邊隙地種了一些西紅柿、茄子、豆角之類的蔬菜,一有空就除草施肥。

            附近百姓知道粟裕雖是新四軍的高官,但人非常的和氣,好打交道,而且西紅柿是他們沒有種過的蔬菜,所以常常來看稀奇。他們看到個子不高的粟裕始終精神十足,好像有用不完的勁,幹起農活來樣樣在行時,常常流露出驚訝和佩服的表情。

            粟裕很快就和當地百姓交上了朋友。他發現很多貧苦人家沒有水車、農船。沒有水車,生産有困難;安豐區地處綠草蕩,七溝八叉,沒有船等于一個人沒有腿。他找到了村長樂立偉。

            樂立偉說:“有什麽辦法呢?買種子的錢都是貸款買的,哪裏還有錢買木料夾車、釘船呢?”

            粟裕說:“我們一起想辦法搞木料,給你們夾車、釘船。船釘起來,平時給你們種田用,打仗的時候給我們軍隊用,你看行嗎?”

            樂立偉一聽高興地說:“行!行!”

            粟裕微笑着拍拍樂村長的肩,囑咐他明天派幾條大些的船跟部隊去裝木料。

            第二天一大早,粟裕集合一部,分派人員和船隻,下令說:“方圓幾十裏範圍内,所有無人看管的寺廟、庵堂,統統給我拆光。木材我們自己留一點,其餘給樂村長。”

            “是!”

            戰士們四散而去,很快就将搜集到的木材裝到樂村長派來的船上運回固晉村。

            樂村長召集木工,将拆下的木材,能夾車的夾車,能釘船的釘船,小一點的打制成飯桶、水桶、面盆、澡盆等。結果一下子釘了好幾十條木船,夾了幾十部水車,全部分給最貧困的農戶,解決了種田和交通的困難。

            粟裕特意囑托木工給每家打一把木鍬,平時作爲農具(小泥合子),戰時作爲劃船的工具。

            車橋戰役結束後,粟裕想在二、四分區發起對日僞的新一輪反攻。他這是在做戰前準備。

            車橋戰役後,駐徐州的第六十五師團長甲淵四郎惱羞成怒,曾派出部隊進行報複。因爲六十五師團被一師擊斃大隊長、中隊長數名,且屍體都無下落。但他們行至離車橋幾裏路的地方,從望遠鏡觀察到蘇中部隊正嚴陣以待,就不敢再向前走了,隻是派來3架飛機到益林、東溝、鳳谷村上空盤旋做偵察,随後對益林以東地區進行轟炸。第二天,又派3架飛機轟炸西安豐、馬家鋪、青溝等地。

            此時蘇中區敵人調動頻繁,船引師團調走,取而代之的是山本旅團長,正在交接防務。東台集結敵人2000多,興化、臨澤至界首線集結敵人1000多,泰州海安線集結敵人達2000多,如臯、黃橋、靖太地區敵人亦大有增加,有于最近對蘇中第一、第三分區進行大“掃蕩”,并于“掃蕩”後進行“擴展清鄉”、對第二分區進行“強化屯墾”的企圖。

            粟裕說:“我認爲敵人已無多大兵力增調蘇中,我們對敵人的‘擴展清鄉’、‘強化屯墾’應采取打破的方針。至于第四分區的反‘清鄉’,則仍提‘堅持反清鄉’,不提‘粉碎反清鄉’,因爲過早地提‘粉碎’容易引起輕敵和急躁,導緻敵人的報複,使群衆遭受不必要的損失。同時,這時我們的領導重心,已經轉向準備反攻,第四分區形勢如再度緊張,對全局會有幹擾。”

            爲了穩定四分區的形勢,粟裕将三旅七團和特務四團歸建,回四分區參加反對敵僞的“擴展清鄉”。

            粟裕、葉飛将特務四團的程業棠叫到固晉,令程業棠率特務四團回四分區作戰。

            程業棠受命後率特務四團離開西安豐鎮,南下插向四分區,突破日僞封鎖線,進入串場河以南“清鄉”區。5月19日夜間,天空飄着毛毛細雨。特務四團全副武裝,不顧天黑路滑,靠着雨夜的掩護,一路急行軍,不聲不響地直插日僞據點——童家甸。

            童家甸地處如臯、南通兩縣交界處,隻有數十戶人家。那裏位置偏僻,反“清鄉”鬥争初期很少爲外人注意,是如臯縣掘馬南區抗日軍民秘密活動的中心和南通縣警衛團經常落腳的地方。1944年初,日僞進行所謂的“高度強化清鄉”後在此構築碉堡。

            午夜時分,部隊到達目的地,團長程業棠親自察看地形,立即部署戰鬥。

            攻擊開始後,整個戰鬥過程簡直就是車橋戰役的翻版。先是突擊組員偷偷越過壕溝,突過籬笆缺口,沖進圩子。被敵哨兵發現後立即開火。經過三小時的激戰,特務四團徹底解決了敵人的中心碉堡,守敵僅有6名僞軍逃竄。童家甸戰鬥打響後,二窎日軍警備隊長中根正秋聞悉帶領日軍、僞警察12人,攜帶步槍8支、輕機槍1挺、擲彈筒1個,趕來增援。拂曉時分,增援的日僞軍在童家甸以南陷入了特務四團預設的伏擊圈,被全殲。

            打下童家甸後,四分區東南警衛團攻克豎河鎮日僞據點。但由于敵據點較密,敵各路援兵迅速趕到,特務四團和東南警衛團打下童家甸、豎河鎮後又被迫撤出,敵封鎖線被撕開的口子又被敵人堵上。

            同日,二分區爲了粉碎敵人的“屯墾”計劃,台北獨立團在東台七竈附近的河流拐彎處設伏打擊敵人從東台經白駒、劉莊鎮至大中集裝運物資的汽艇。根據敵情,團長彭壽生的部署是,一連擔負伏擊敵汽艇的任務,二連兩個排(欠一個班)阻擊大中集可能增援之敵;西團遊擊連配合二連一個班埋伏阻擊從白駒經西團可能增援之敵,小海遊擊連的兩個班和團部偵察班阻擊新團可能增援之敵,并在敵汽艇到來時,設法襲擾,迫其靠近南岸;團部指揮所随一連行動。

            下午1點多,敵汽艇駛入伏擊圈,團長彭壽生乘敵尚未上岸下達了攻擊命令。戰鬥打響後,團書記申易一面用日語喊“繳槍不殺!”“新四軍優待俘虜!”一面投出兩顆手榴彈炸壞了汽艇的發動機。敵人在我軍突然打擊下,有的跳水,有的慌忙還擊,還有十幾個敵人上岸搶占灘頭,妄圖抵抗。副連長張新體帶部隊搶占汽艇,連長嚴明帶部隊解決上岸之敵。經半小時激戰,擊斃日軍13人、僞軍22人;俘日軍6人,内有日棉統會東台庫庫長清水亥三郎、日特機關負責人浦和及翻譯官柬俊卿,俘僞軍14人,其中有僞東台縣縣長呂景顔、秘書、副官、僞軍分隊長等;繳獲輕機槍2挺、步槍21支、快慢機4支、各種子彈300多發、指揮刀4把、望遠鏡1架、照相機1部、僞币21萬、敵“屯墾”計劃文件2包,還有很多其他物資。

            随後,各縣警衛團、區隊、民兵攻克日僞據點28處,殲滅日僞軍近千人。

            這一天,偵察科嚴振衡向粟裕彙報最新的敵情:新來的山本旅團長26日到寶應巡視,如臯的僞第三十四師召開團長會議讨論“清鄉”事宜,并決定該師每團抽一個營參加“清鄉”。

            粟裕說:“敵‘擴展清鄉’何時到來雖未能完全斷定,但我對其企圖與部署已大緻明了。爲更有力地堅持蘇中鬥争與鞏固蘇中根據地,必須予敵以慘重打擊,使其不敢輕易嘗試‘擴展清鄉’,進而完全打破其‘擴展清鄉’的計劃。”

            6月3日,粟裕發電給軍部,提出以二、四分區力量組織一次較大的戰役,軍部複電表示同意。

            抗戰到了這個時期,反據點鬥争是一切工作的中心環節。要用一切辦法來達到反據點鬥争的勝利,使敵人被逼放棄小據點,集中到大據點,并使大據點一個個處于孤立局面。

            粟裕爲此制定了詳細的作戰方案:戰役以四分區的南坎據點爲攻占主要目标,得手後可乘勝打下八總據點,最終目的是打開敵封鎖線上的缺口。以彭德清和張雲龍指揮的七團附炮兵連爲主攻部隊,程業棠的特務四團擔任阻擊殲滅掘港援敵的任務,吉洛、梅嘉生指揮二分區特務團擔任阻擊豐利出援的敵人的任務。同時,四分區挺進支隊及各地方部隊、民兵積極行動,适時乘機攻占“清鄉”圈内薄弱據點。在如臯地區的部隊應在掘港、馬塘、岔河之線進行破擊戰,以阻撓如臯出援之敵。三分區特務團全部及如西、泰州兩地方團在通如線上或如臯至石莊線上選擇薄弱據點,同時實行攻擊,使通如地區的敵人無法出援。聯抗部隊轉向堤東,向富安、安豐之線攻擊,使敵人不能向南增援。一團佯攻台南線之日僞據點。

            粟裕原打算親自指揮夏季攻勢,因突然接到華中局、軍部的電報,要求粟裕立即趕到盱眙的新鋪去,商讨要事。粟裕決定原戰役計劃不變,由副師長葉飛按既定方案部署戰鬥。